天圣制药实控人刘群被抓原因事件全过程 天圣制药最新消息动态

  5月28日,*ST天圣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下简称“重庆一分检”)起诉书。天圣制药及其实控人刘群涉嫌单位行贿罪、对单位行贿罪一案调查终结,重庆市人民检察院交由重庆一分检审查起诉。天圣制药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刘群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虚假诉讼罪及李洪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一案侦查终结,移送重庆一分检审查起诉。

2018年公司高管集体出事

  天圣制药属于中药企业,主营业务分为医药制造、医药流通两大板块,业务范围涵盖医药制造、医药流通、中药材种植加工、药物研发等多个领域产业链。

  2018年以来,天圣制药高管集体出事。2018年4月3日,天圣制药公告称,董事长刘群因个人原因已被相关机构要求协助调查;2018年5月6日,天圣制药发布公司总经理李洪被有关部门留置的公告;2018年5月10日,天圣制药再发公告称,该公司副总经理李忠因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2018年6月5日晚间,天圣制药又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副总经理王永红于2018年5月31日因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这种情况在上市公司中颇为罕见。

公司涉嫌单位行贿罪、向单位行贿罪

  2018年12月,天圣制药发布公告,公司董事长刘群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重庆市公安局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无法履行相关职责,申请辞去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属专门委员会委员的职务,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从5月28日天圣制药发布的起诉书内容看,2003年至2018年初,时任天圣制药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的刘群为使其实际控制的天圣制药及其关联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1474.8015万元,其中刘群代表天圣制药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970.074万元。重庆一分检认为,刘群及天圣制药的上述行为应当以涉嫌单位行贿罪和对单位行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公司及高管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

  2016年12月中旬,天圣制药全资孙公司重庆国中医药有限公司(简称“国中医药”),因消防设施未达标而拆除位于重庆市万州区的生产车间并停止生产中药饮片,时任天圣制药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的刘群召集天圣制药的全资子公司天圣重庆、国中医药相关负责人员开会,决定将国中医药的设备、原材料、包装等运往位于重庆市渝北区的天圣重庆,由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厂名、厂址等标识生产、销售中药饮片。时任天圣制药总经理的李洪在得知前述决定后,安排天圣重庆相关负责人员予以执行。

  2016年12月下旬至2018年4月期间,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的名义生产了价值合计445.80251万元的中药饮片,但未按规定制作生产记录,成品未经质量检验,未按规定使用生产批号、产品合格证等,并以国中医药名义对外销售,金额合计396.975378万元。经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名义生产的中药饮片按假药论处。

  重庆一分检认为,天圣重庆及国中医药均系天圣制药的全资子公司,天圣重庆和国中医药的人事安排、原材料采购、生产组织、产品销售、财务支出等事项均由天圣制药统一管理,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名义生产中药饮片行为应当对刘群、李洪及天圣制药以生产、销售假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实控人及高管涉嫌职务侵占罪及挪用资金罪

  2016年5月至2018年3月,刘群利用担任天圣制药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采用虚增款项及费用等方式,将天圣制药共计9182.495万元资金非法占为己有。李洪利用担任天圣制药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帮助刘群非法占有天圣制药资金435万元。

  2017年7月至2018年2月期间,被告人刘群利用职务便利,通过缴纳保证金、虚增款项、支付预付款和往来款等方式挪用天圣制药资金3325万元借贷给他人,超过三个月未还。李洪利用职务便利,伙同刘群挪用天圣制药260万元资金归个人使用或借贷给他人,超过三个月未还。

  重庆一分检认为,被告人刘群和李洪的上述行为应当以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司实控人刘群涉嫌虚假诉讼罪

  2016年底至2017年初,被告人刘群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200万元,为掩饰行贿罪行,捏造行贿款系借款的事实和证据提起民事诉讼并获得胜诉判决,判决均未申请执行。

  重庆一分检认为,被告人刘群的上述行为应当以虚假诉讼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天圣制药:切实整改 重塑企业形象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