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北京飞絮季节预报:什么时候会结束 为什么难以根治

  5月5日,距离立夏还有一天的时间。北京城区飞絮纷纷扬扬,地上飞絮漫卷随风滚动,一年一度的飞絮时节看上去仍然迟迟不肯离去。采访中有专家告诉《环球时报》,2019年的飞絮时间已届中后期,再有十天将告结束。而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的目标是力争2020年明显改善飞絮。

  飞絮弊害明显。易导致皮肤过敏,刺激哮喘、慢性支气管炎等;影响交通安全,甚至引发火灾;另外飞絮还会威胁仪器设备运转,尤其是集结着大量全国一流高等科研院所的北京,众多实验室内的精密仪器可能会因为飞絮影响而导致测量不准。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研究所研究员黄秦军5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说,目前来看北京飞絮持续时间已到中后期,再有十天左右时间,至五月中旬飞絮周期将告终结。黄秦军认为,飞絮之所以能够持续一段时间,是因为不同杨柳树花期不同,甚至是同一棵树上每一朵花的花期都会不同,错开且持续的开花期导致北京城区飘絮持续了较长的时间。

  困扰京城的飞絮到底从何而来,又为何屡治屡飞?

  相关数据显示,北京飞絮满天的主力军是杨树和柳树,其中以杨树中的毛白杨为最。做为雌雄异株,杨树的飞絮都来自雌株,每棵雌株一个春天能够生成30万至1500万枚杨絮,平均重量达1公斤,而这些飞絮四处飘扬,力所能及地充斥着所有可能的空间。

  根据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向《环球时报》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北京市五环内共有杨柳雌株28.4万株,其中朝阳区10.7万株为各区之首,丰台区6.6万株,大兴区6万株,海淀区3.7万株,东城区0.43万株、石景山区0.39万株、西城区0.39万株。北京二环路以内杨柳雌株密度最低,向外则密度逐渐增加。西南四环至西南五环之间,以及东北四环东风北桥附近等区域密度最为突出。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北京28万多株杨柳雌株有超过6成长势良好,正值飞絮旺盛期,是京城春季漫天飞絮的主要原因。但由于不同区域气候条件不同,飞絮产生的时间先后也不一样。2019年,东城、西城、丰台和朝阳西部地区最先出现飞絮高峰,海淀、大兴、通州、顺义等区紧随其后,而怀柔、密云、延庆等北部山区飞絮时间最晚。

  那么为什么北京会种植这么多的杨树?而且是产生飞絮的雌株杨树?

  40年前绿化基础非常薄弱的北京无飞絮满城的烦恼,却频频被困于沙尘。1977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确认北京是“世界沙漠化边缘城市”。20世纪50年代,北京春季沙尘日数平均高达26天,基本相当于北京春季杨柳飞絮持续天数。

  改变北京沙尘困城的主要办法就是大力植树。经过多番选择,杨树和柳树从众多树种中脱颖而出。尤其是杨树,集中了多种适合当时北京的优点:适应性强,耐干旱,生长迅速,而且便宜。与雄株比,雌株杨树比雄株长的更快,树形更粗壮,显现出明显的经济效益,且雌雄树苗难辨。

  基于上述原因,70年代开始,大量的雌株杨树在北京落地生根,茁壮成长,显现出旺盛的生命力。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的数据显示,现在杨柳树是北京绿化的主力军,仅杨树就占全北京森林面积的近一成,森林蓄积量更是占全市总蓄积的42.2%。这些枝叶繁茂的树种为北京阻挡风沙,成效斐然。北京观象台沙尘资料显示:北京地区的平均沙尘天数,50年代为26天,60年代-80年代在10天-20天之间波动,90年代不到5天,2010年以后则下降到3天左右。

  但随着这些杨柳树的成长,飞絮的问题愈加凸显。根据林业专家的解释,杨柳科植物大多数要十几年后才会开花结果,现在看到飞絮的都是生长15至50年的树,正是始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大规模种植的杨柳树。

  飞絮问题为什么难以根治?

  北京从上世纪90年代即开始治理杨柳飞絮。包括种源控制、新优树种选育、疏枝修剪、高位嫁接、雌花疏除、抑制花序形成等多项治理方法。2017年北京市启动杨柳飞絮治理试验和示范工程,结合绿化景观提升疏伐并更新优良乡土树种、注射花芽抑制剂和实施柳树雌株高接换头等技术措施,治理杨柳飞絮40万株。北京市规定,日后在城镇绿地、公园和新农村绿化等各项园林绿化建设中严禁使用杨柳树雌株。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发给《环球时报》的信息中表明,目前北京以网格形式分片对五环内杨柳雌株进行普查,对每一株进行了定位并形成数据库,从而可以有针对性地对每一棵树进行治理。北京园林绿化局表示,园林部门将采取疏枝、高压水枪冲洗等方式对飞絮进行精准治理,力争到2020年使杨柳飞絮明显改善。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