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辅警姚晓琦执勤中被撞牺牲原因 司机开车聊微信

心碎!24岁辅警执勤中被撞牺牲 肇事司机开车聊微信酿大错

姚晓琦处理交通事故时被撞牺牲

肇事司机路上在用微信聊天

  5月22日11时26分许,余杭公安分局交警大队辅警姚晓琦(男,24岁,杭州余杭人)在东湖高架路乔司街道吴家村路段,引导处理一起两车追尾交通事故时,被车撞伤,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目前,该起事故具体情况,公安机关正在调查中。

  据了解,第一起事故发生在上午10点13分,一辆奔驰车追尾了面包车。这起追尾事故一度造成现场拥堵,姚晓琦与同事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立即组织引导疏散车流。

  中午11点20分左右,前一起事故中的一辆奔驰车已由拖车拖离现场,面包车驾驶员在事故中轻微受伤,由交警队员陪同送医。姚晓琦留在现场,闪着警灯维持交通秩序,确保其他车辆通行安全。

  然而此时,危险却向他突然袭来。肇事车浙ARV3**从姚晓琦后方快速驶来,姚晓琦避让不及,被其撞倒。

  据了解,肇事司机吴某,从事服装面料生意。事发后据他自己说,当时开车拉了面料是到海宁许村去的,路上在使用微信聊天,脖子有点酸,低了下头,抬头后才发现有个交警在前方,酿成大祸。

他一直是最拼的那一个

  下午18时,记者赶到了姚晓琦生前工作的余杭交警大队。说起这位刚刚失去的队友,同事们忍不住哽咽。

  辅警徐纬东只比姚晓琦晚进大队一个月,一直是一个执勤组。22日上午10时38分,他们接到了余杭东湖高架(乔司街道吴家村路段)两车追尾事故的警情,便赶去处理。“一辆小轿车和一辆面包车相撞,当时小轿车的拖车已经来了,面包车的拖车还没有到,小琦觉得我的脚有伤,不能在烈日下长时间站立,就主动说他在高架上等候。”徐纬东没想到,这一分开却成了永别。

  中午11时30分左右,当在桥下引导拖车的徐纬东第三次打电话给姚晓琦时,却怎么也打不通了。“没想到却在对讲机里听到有民警被撞的消息。心头一紧,便赶紧跑了过去,发现小琦躺在路边 ,喊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心跳脉搏也都没有了,我给他做了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都没有用……”

  晓琦很快被送往了余杭区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对医护人员来说,眼前这位身着荧绿色警服的年轻人伤势实在太重:胸腹部内脏受损严重,左腿因为骨折而严重变形……最致命的是,他始终都没有心跳,也无法做到自主呼吸。1个多小时后,噩耗传来。

  姚晓琦,1995年生,24岁,家中独子,一米八几的个头。去年起,余杭辖区多条高架道路通车以来,道路巡防任务加巨,曾在余杭东湖派出所当过特勤队员的他因为表现出色被招进余杭公安分局交警大队,成为余杭交警的第一批机动队员,主要承担路面巡逻防控。

  同事们说,小姚是个顶真的警察。“他一直是最拼的一个。队里对我们有体能方面的要求,其中有一项是规定时间内跑完5.3公里,这对于他一个100公斤的大块头来说,是有点难的,为了提高成绩,他每天绕着大队驻地跑,每天要跑10多圈,一个月后,终于达到了这个标准。”

  同事们说,小姚是个乐意助人的好警察。有同事记得,别人有跑不开的时候,他都乐意帮助换班;有同事记得,为了让救护车快速通过,他主动和搭档一起,一路开道一路喊,硬是在大堵车情况下顺利引导救护车突出重围。

  姚晓琦之前在余杭东湖派出所工作时的同事俞峰回忆说,2017年冬天,辖区内有人在闹事,处置结束后,姚晓琦被醉酒人员咬伤了,伤口比较严重。“受了伤他也没有和派出所汇报,后来我们知道后,劝他休息几天,但他却说,这点小伤不要紧,第二天就来上班。后来我们聊天的时候知道,他特别喜欢自己的工作,家里人也都非常支持他。”

  姚晓琦的一位朋友听说了噩耗后,他在朋友圈里写下了这么一段文字:早上你还在和别人开玩笑,说进了医院就能放下工作休息了,可现在这样的“休息”代价太大,你才24岁,未成家,未立业,我的好兄弟,一路走好……

二十多位交警伫立在急诊室外

度过了这辈子最难熬的四十分钟

  中午12点06分,姚晓琦被送到了余杭第一医院。二十多位交警,在急诊室外度过了这辈子最难熬的四十分钟。

  对于医护人员来说,眼前这位身着荧绿色警服的年轻人伤势实在太重:胸腹部内脏受损严重,左腿因为骨折而严重变形……

  最致命的是,他始终都没有心跳,也无法做到自主呼吸。

  此时,同事们都红了眼眶,他们排成一排,靠在墙边,以静默的方式等待奇迹传来,但命运最终没有眷顾这位年轻的辅警。

  中午12点52分,医生表情严肃地从急诊室走出来,与队长耳语几句后,再次走回急诊室。

  两排同事瞬间陷入了寂静,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下午4点,姚晓琦的家属已陆续赶到现场,姚奶奶还在赶来医院的路上,她要见孙子最后一面。

  最终,姚晓琦因为伤势太重,还是没有抢救回来。

  此时,姚晓琦的同事们紧咬嘴唇,沉默低头,每个人眼中都流露着悲伤的表情,他们已经伫立在抢救室外4个多小时。

  同事们离姚晓琦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但这也是这辈子离他最远的距离。

  当姚晓琦的遗体缓缓从医院推出,父亲始终紧紧抓住病床的边缘,一直哭,一直哭:“我就你那么一个儿子啊!”

  所有在场的同事为他护出一条通道,用敬礼,送战友最后一程。

  在姚晓琦被推上车的一瞬间,父亲再也无法站立,身子趴在了儿子的身边。

  对姚晓琦的家人来说,他只是一个才工作没多久,还没成家的孩子。

  姚晓琦的妈妈一直带着哭腔,喊姚晓琦“宝贝,宝贝!”一下子昏厥了过去。

  记者采访事故中和姚晓琦一起出警的同事徐纬东

  在事故管辖单位城区中队,记者见到徐纬东,他长得高大,一米八的样子,很壮实,一坐下来,就见他眼睛很红布满血丝,仍然不时掩面抽泣。

  徐纬东说,他和姚晓琦是同一批进来的。去年三月份,还一起训练,训练大功率摩托车,后来一起上路执勤,一直都是一个组。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