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建明曾致信追逃办称“死也不回国” 5年后投案

  连续两天两名“百名红通人员”相继回国投案并积极退赃,折射追逃追赃战法再升级—— 一追到底 击碎外逃美梦

  5月29日深夜,经过近20个小时的跨洋飞行,一架国际航班飞机缓缓降落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走下舷梯的,正是曾经扬言“就要客死他乡”却最终选择回国的“百名红通人员”——云南锡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云南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肖建明。

  而就在此前一天,“百名红通人员”、浙江省外逃犯罪嫌疑人莫佩芬也选择回国投案。曾费尽心机策划出逃的她,发现外逃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在亲情感化、政策感召、法律震慑等多重作用下,莫佩芬主动选择回国投案并积极退赃,“不希望在国外了此残生”。

  莫佩芬、肖建明是党的十九大以来第9、第10名归案的“百名红通人员”,也是开展“天网行动”以来第57、第58名归案的“百名红通人员”。连续两天两名“百名红通人员”归案,再次体现了党中央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定决心,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将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追逃追赃战法创新升级、规范化法治化水平不断提升的生动实践。

  天网愈织愈密,外逃人员生存空间不断被压缩

  肖建明列“百名红通人员”名单第6名,其潜逃行为经过了长期预谋和精细策划。

  在担任国有企业云锡集团董事长期间,肖建明涉嫌在国内收受大额贿赂,并利用职权安排亲属在云锡集团境外投资企业冒领数额不菲的薪水。外逃之前,肖建明还通过各种手段安排主要关系人移居海外,并在海外购置了房产。以为已经铺好后路、准备享受“天堂生活”的他,甚至给云南省追逃办写信,称“不要找我了,不回国了,就要客死他乡”。

  然而情况并没有向他预想的方向发展。在其外逃后,我方积极与外方开展司法交流合作,依法冻结肖建明及其家人在国内银行的涉案存款。2015年中央追逃办将其列为“百名红通人员”,2017年4月和2018年6月,中央追逃办两次集中曝光外逃人员线索,肖建明均位列其中。2018年8月,国家监委等五部委《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发布后,肖建明态度转变较大,表示愿意考虑回国投案。

  莫佩芬的出逃也早有预谋。2007年至2011年,莫佩芬在担任浙江省杭州西溪阳光实业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便利,通过采用虚假发票冲账等手段,非法占有公司巨额资金,并将丈夫、女儿共同受贿部分所得转移至国外账户。

  外逃后,莫佩芬在境外找到了工作,购置了车房。然而,她那颗悬着的心却始终没有放下,得知自己被列为“百名红通人员”后她感到非常惶恐,在海外的生活也因为国内相关资产被冻结而变得愈发艰难。外逃6年来,莫佩芬不断从新闻媒体上了解到国内追逃追赃的决心和典型案例,一点点浇灭了她滞留他国、逍遥法外的美梦。

  “不希望在国外了此残生!”在一次聚会中偶尔得知家人一直在找她,莫佩芬当即表示愿意与家人建立联系,主动回国投案。

  “两人的心路历程非常相近,出逃之前都经过周密策划,甚至对外逃生活充满了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然而外逃后,却发现跟他们设想的很不一样,不仅要承受生活不便、经济受限、思念亲人的痛苦,还要时刻担心被追回来的可能。”中央追逃办相关负责人表示,海外不是法外,没有什么避罪天堂,在天网愈织愈密、外逃人员生存空间不断被压缩的情况下,任何企图通过外逃躲避党纪国法制裁的行为都注定只是美梦一场!

  战法持续升级,追逃追赃举措愈发精准有效

  莫佩芬、肖建明案都是中央追逃办挂牌督办的重点案件。两人外逃后,中央追逃办多次召开协调会并赴实地进行督导,明确工作方向,制定追逃策略。浙江、云南省追逃办积极协调相关部门,利用监察体制改革契机进一步理顺体制机制,设立专人专班,因人施策持续升级战法,使追逃追赃举措愈发精准有效。

  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对象在国外,基础在国内。查清外逃腐败分子违纪违法事实,着力做好收集信息、固定证据、摸排关系人等基础性工作,做到数字准、情况明、底数清,追逃追赃才会有底气、更硬气。

  莫佩芬出逃后,在中央追逃办指导下,浙江省追逃办协调杭州市追逃办等部门,对其重要关系人等情况进行了细致摸排,并将国内情况、追逃形势、我方政策等进行了详细说明,促使其家人和重要关系人配合开展劝返工作。在肖建明案中,相关部门迅速查清了其在国内涉嫌违纪违法的情况,固定了相关证据,为后续工作开展打下坚实基础。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