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一季度追回外逃人员374名 “天网”越织越密

“天网”何以越织越密

  去年初,监察体制改革全面推开后,其所形成的制度优势不断转化为治理效能,一系列追逃追赃方面的“陈年旧案”相继被突破——

  “天网”何以越织越密

  ■近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相继公布了一批境外追逃案件最新进展:4月9日,外逃25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袁国方回国投案;4月4日,外逃16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席飞被抓捕归案;3月28日,外逃近17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于善福回国投案……

  ■今年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根据“天网2019”部署,扎实开展职务犯罪追逃追赃专项行动,成功追回了一批外逃多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1月至3月,全国共追回外逃人员374名,追赃金额约6.24亿元人民币。

  “天网&rd b68 quo;何以越织越密?中央追逃办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些追逃案件的突破,是监察体制改革形成的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最生动、最直接、最有力的体现。

  ■纪检监察机关既做指挥员又当战斗员,追逃追赃工作形成更大合力

  “谢浩杰,我们是菲律宾移民局官员,应中国政府要求,因你在中国涉嫌职务犯罪,我们将逮捕你……”2019年1月13日19时许,在菲律宾移民局配合下,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谢浩杰被抓捕归案。

  曾任江苏省纸联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谢浩杰属于地方国有企业管理人员,涉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是监察体制改革后新增监察对象。2018年3月谢浩杰外逃,当年6月无锡市监委对其立案调查。谢浩杰案涉案金额巨大,社会影响恶劣,中央追逃办将其列为重点督办案件。无锡市监委投入大量资源,通过深入细致的调查,确定了他的犯罪事实,并摸清了他的出逃方向。2019年1月13日晚,根据中方请求,菲律宾警方成功将谢浩杰抓捕;1月16日,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与菲律宾总统反腐败委员会在菲律宾马尼拉市共同举行谢浩杰交接仪式,双方高级别官员出席;1月17日凌晨,谢浩杰被押解回国。

  谢浩杰案是监察体制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既做指挥员又当战斗员的一个生动案例。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在追逃追赃工作中的职能作用有了新的变化,不仅仅是组织协调,还要具体负责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的追逃追赃工作。各地纪检监察机关对检察机关移送的外逃案件和线索进行了全面梳理,明确工作重点,抽调精干力量,组成工作专班,多措并举推动外逃人员归案。

  监察体制改革后,党对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的领导进一步强化,中央追逃办统筹协调各部门积极履行追逃、防逃、追赃相关职责的机制更加顺畅,形成更大合力。“监察体制改革后最直接的变化在于打破了部门与部门间的本位主义,从过去的‘各管各’变成现在的‘一盘棋’,发挥了1+1>2的作用。”浙江省追逃办有关负责人介绍,以国家监委成立后成功引渡第一案姚锦旗案为例,曾任浙江省新昌县常务副县长的姚锦旗外逃近13年,案件侦办工作一度推进缓慢。2018年3月此案交由纪检监察机关查办后,在中央追逃办直接指挥下,中央与地方、境内与境外、追逃与办案合成作战,3个月内即获得姚锦旗虚假身份和潜在藏匿地等关键信息。“从姚锦旗触网到被引渡回国,仅用短短44天就走完了通常需数月甚至数年的引渡法律程序,单靠一 b61 个地方、一个部门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的。”该负责人说。

  ■全面排查、摸清底数,将新增监察对象纳入追逃追赃和防逃工作范围

  4月22日,在中央追逃办统筹协调下,经过广东省、深圳市两级纪委监委和公安机关扎实工作,红通人员梁泽宁被新加坡执法部门遣返回中国。梁泽宁曾任深圳市田心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村集体企业)董事长,涉嫌职务侵占罪、合同诈骗罪。中央追逃办有关负责人表示,梁泽宁涉案金额巨大,是侵害群众利益的基层腐败典型案例,此类案件是当前追逃追赃工作重点之一。

  监察法颁布施行后,非党员身份的村干部、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协警、城管编外人员等接受监察调查的消息屡见不鲜。监察全覆盖,同样也体现在追逃追赃中。今年初,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提出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同时强调扎实开展重点个案攻坚,完善防逃制度机制,一体推进追逃防逃追赃工作。中央追逃办在部署2019年重点工作时提出,要聚焦国企和金融机构海外或分支机构、群众性自治组织管理人员等薄弱环节,结合扶贫领域反腐败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促指导地方追逃办筑牢防逃堤坝。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