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有色地质局原局长郭远生:被物欲蒙蔽双眼

在吹捧中迷失 在物欲中沉沦

  ——云南省有色地质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郭远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云南素有“有色金属王国”的美誉,丰富的矿产资源,是云南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之一。一代代肩负勘探找矿重任的地质人,为云南经济社会的发展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和汗水。然而,这个“金色”行业近年来却被“污染”。云南省有色地质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郭远生就是“污染源”之一。

  2018年6月,郭远生接受监察调查(此前已接受纪律审查)。经查,他严重违反政治纪律,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涉嫌贪污犯罪,利用职权便利,贪污公款3021万元;涉嫌滥用职权犯罪,逾越职权致使国有资产损失1534万元;涉嫌受贿犯罪,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3120余万元。

  “郭远生理想信念动摇,名利观、权力观和金钱观扭曲;规矩和法律意识淡薄,大搞一言堂和一支笔审批……”云南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19年1月,经云南省委批准,郭远生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贪廉一念间——

为实现所谓的人生价值,他在吹捧声中迷失自我,被物欲蒙蔽双眼

  曾经的郭远生也有过耀眼的光环——“救火队长”“改革先锋”“找矿专家”,高级经济师、高级工程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著有上百万字学术专著的大学客座教授,一手打造“滇金”品牌的企业家,42岁就成长为厅局级领导干部。

  2005年,是郭远生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没能如愿接任云南省地矿局局长职务,让他产生了郁郁不得志的挫败感。同时,他倾力推进的云南地矿资源股份有限公司(省地矿局下属企业,郭远生当时任公司总裁)的上市工作也搁浅了。听惯了奉承话、习惯了鲜花和掌声的郭远生产生了强烈的不甘。

  “周边人对自己的评价高了,说好听话的人也多了,自己渐渐地也觉得确实付出了很多,组织给的各种荣誉是实至名归,‘名’的欲望抬头了,‘名’的后面紧跟着就是‘利’。”郭远生回忆说。

  人生不可能永远是青云直上的坦途,当遭遇挫折和低谷时,如果不能正确对待,心态就可能失衡,甚至扭曲,从而走上邪路。遭遇人生低谷的郭远生,没能扛住人生浪潮的考验,仕途受阻,就想在经济上弥补,打起了借用手中权力和资源发财的主意。

  在筹备云南地矿资源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工作中,郭远生等人曾违规从产业扶持资金、人员补贴中套出一部分资金私设小金库。虽然没有成功上市,但这笔资金却没有回到账内,而是被郭远生等人隐匿起来,小金库成了郭远生等人肆意支配的“提款机”。

  在郭远生授意下,云南地矿资源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邓甫云先后从小金库中套取现金800万元用于注册成立吉瑞志远机械化工程有限公司。“我们把用不了的钱,先拿来注册公司,然后赚了钱再还回来。当时觉得没什么,实际上可能吗?账外账交不进去了,踏出这一步就回不了头了。”郭远生说。

  在“救火队长”“改革先锋”“找矿专家”的吹捧声中,郭远生迷失了自己的人生定位,理想信念动摇,为所谓的实现人生价值,他打开了欲望的潘多拉魔盒,并在逐利的深渊中越陷越深,彻底沦为私欲的奴隶。

  “当时我们已经拿到二三十万一年了,我们都不知足,总认为我们的付出与得到不成比例,要拿到更多的钱,这是我们思想变化的原因。当时想着给自己留点后路,就留到今天这个样子。”郭远生的“黄金搭档”邓甫云接受调查后说。

  而这也正是郭远生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重要原因。“一步动摇就地动山摇,失足以后很难做到悬崖勒马,想到的反而是躲避、逃避,趋利避害。”郭远生坦言,他没有做到慎始,被贪欲冲昏了头脑,个人野心膨胀,迈出了狂奔向深渊的毁灭步伐。

捞钱“二人转”——

一步行差踏错,不仅葬送了自己的前程,还累及亲人,上演了一出“兄弟双双把狱蹲”的悲剧

  创建吉瑞志远公司后,郭远生当起了幕后老板,弟弟郭远亮则在前面站台,充当明面上的公司法人,兄弟二人一明一暗,唱起了捞钱的“二人转”。

  为了公司的发展,郭远生可谓是不遗余力:弟弟郭远亮注册公司没钱,郭远生就从小金库中提;弟弟购买矿山缺少资金,郭远生就从单位账上套;弟弟的公司没有科研技术人员,郭远生就从单位派;弟弟的公司没有工程项目可做,郭远生就向下属企业打招呼,安排工程项目……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